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报道 新闻报道

“禅舞”课程学习感悟——一位中央音乐学院毕业钢琴老师学习禅舞后的感悟

2019-01-03

作者:2018年10月深圳禅舞视频课程学员 邓木子
本文作者:邓木子
今年国庆期间,我有幸参加了潘麟先生禅舞视频课程的学习。身为新学员,我对潘麟先生深厚的国学理论基础以及修为钦佩不已,也因为自己身为音乐行业中的一份子而有颇多感悟,不禁想提笔将感悟记录下来。

视频课程教室

左一为本文作者
 
前因

我从小学习钢琴,大学考入中央音乐学院音乐学系,学习音乐理论与研究。求学期间,我学习过中国古代音乐史,也接触过敦煌壁画相关知识,那时便了解到石窟是佛教文化的产物,原为佛教徒顶礼膜拜、修行坐禅的场所。为了宣扬佛教的教义、礼拜佛像,佛教徒们便运用艺术手段,形象地图解和描述佛经内容。壁画中出现的音乐舞蹈形象就缘起于上述观念。在印度的佛经壁画中,音乐舞蹈的成分是很少的,没有中国的佛经壁画表现得这么丰富多样。敦煌壁画中大量的乐器图形和表演情节,从一开始就不是以印度或西域的原貌出现,而是根据当地的民间乐器及其表演形式进行的改造和创作。其中比较重要的乐舞内容出自第220窟和第112窟。

第220窟“药师变乐舞图”。南壁所绘《阿弥陀经变》,北壁所绘《药师经变》,是隋代以来比较突出的有大型乐舞内容的壁画。

其中北壁《药师经变》下部的乐舞,是敦煌莫高窟壁画中规模最大、人数最多和最为壮观的一组场面。宽广华丽的台阶下有一平台,平台上有两对舞伎,一对素裹白裙,一对穿锦衣石榴裙,均在小圆毯上极速旋舞,可能是典型的胡旋舞。这是敦煌壁画中最美妙的乐舞图之一。



南壁《阿弥陀经变》下方的乐舞图场面也十分热烈,画面正中二舞伎伴随着乐声扬臂提腿而舞,巾带回旋飘举,舞姿奔放柔曼,天人自三面围观,天乐不鼓自鸣,天女虚空散花,一派神佛居住的极乐世界景象。

第112窟“反弹琵琶图”。南壁绘《金刚经变》和《观无量寿经变》各一铺,北壁绘《报恩经变》和《药师经变》各一铺,保存完整、色泽如新,乐舞场面气势非凡,是反映唐代乐舞最集中和最完美的洞窟之一。南壁《观无量寿经变》场面宏大,琼楼宫阙壮丽辉煌,众菩萨围佛而坐,聆听佛法,一片庄严美妙的气氛。佛座前平台上,一舞伎高髻宝冠,上身袒露,戴项圈、臂钏、手环,下着短裙羽裤,左手持琵琶于脑后置于肩头,右手作反弹状,左腿举起,右腿挺立,上身前躬,与唐人形容的“鼓催残拍腰身软”的优美形象如出一辙。其修眉流眄的神韵,婉丽动人的风姿,给人以美的享受。飞动的长巾迎风而起,似有“虹晕轻巾掣流电”的感觉。这就是闻名遐迩的“反弹琵琶”舞。

当下

读书时看到“反弹琵琶”舞的内容,关注点在琵琶而不在舞,看到“飞天舞”时也只当是传说与幻想中的极乐场景。直到去年在上海国学公益行看到禅舞课程介绍视频,了解到“飞天舞”就属于禅舞,便暗下决定,禅舞课程一旦推出必定要报名参加。

为期两天的禅舞学习收获极大。

潘麟先生

首先,潘麟先生对禅舞的定义、历史、特色、次第、实修体系进行了极为详尽透彻的开示,非常多的内容涉及到舞蹈和音乐,让我似乎重回学堂上了一次音乐史学及音乐理论的大师课。

更重要的是,我领悟到了今年8月在深圳国学公益行上听到的潘麟先生关于生命科学论述的深意——几乎所有的人文类学科都可以与生命科学进行交叉而形成新的学科,一个生命科学群,或者叫生命科学体系。以前我听到这番论述时,感到振聋发聩,但对具体应该如何与自己擅长的音乐相结合,是完全懵懂的。幸运的是,禅舞课程给了我启发。
 

先生在禅舞课程中说“弹钢琴的过程就是彰显自己内在般若智慧的过程”“艺术家对艺术的追求,就是对佛性的追求”“所有的艺术都是修行法门”“乐场即道场”,这些话让我极为震撼。我的钢琴演奏虽然谈不上是钢琴家水平,但却特别擅长演奏抒情乐曲。记得大学时钢琴老师给我布置了一首肖邦的夜曲,练习一周后回课,老师说:“可以不用练了,咱学校钢琴系的学生都弹不出你这感觉。”一直到现在,朋友们、学生们听我演奏抒情乐曲都会说非常享受。潘麟先生的开示让我意识到为什么我的演奏会有这样的特点:一方面可能因为我本身对佛学有兴趣,另一方面得益于我从小学到高中一直跟随的钢琴老师。他在佛学上有一定修为,虽然从不曾教我佛学的内容,但却用“非主流”的方式来教我弹琴——他很少教我手指应该如何动,即很少用“形传”来教我演奏,更多的是向我展示他对音乐的感悟,有时甚至用和音乐完全无关的方式来让我找到音乐的感觉。今天的我知道了,是老师在引导我观想,观想的内容常常与音乐完全无关,但观想结束后手指就像有了魔力,弹出的音乐引人入胜。

现在我的职业是钢琴老师,也从事幼儿音乐启蒙工作。通过这次禅舞课程,不仅补上了敦煌壁画飞天舞的相关知识,更让我看到了未来努力的新方向:在继续跟随潘麟先生修习生命科学的同时,发挥自己音乐理论的研究功底,试着把音乐与生命科学相结合,闯出生命音乐学的新天地。

本文作者:邓木子

参考资料:

[1]王子初,王芸著.文物与音乐[M].北京:东方出版社,2000.

[2]数字敦煌.https://www.e-dunhuang.com/index.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