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高峰论坛 高峰论坛

潘麟先生:拒绝迷信,佛法是最具科学精神的

2018-11-30

导言:在佛法中,众生与佛陀是什么关系呢?同样是对佛陀的礼拜,不同人有何不同动机?佛法的精神是什么?请看文中详述。

在佛法中,众生与佛陀是什么关系呢?是平视关系,是觉与迷的关系。佛陀无非是比我们生命觉醒得早一点,我们比佛陀的生命觉醒晚了几天,仅此而已。除去时间上的前后因素,我们与佛陀没有本质差别。我们不比佛陀少一点,佛陀也不比我们多一点,这就是《心经》里讲的“不增不减”——在圣不增,在凡不减。佛陀与生俱来的般若智慧与我们的般若智慧是一样的,是无二无别的。

佛陀有一个实相般若,我们也有一个实相般若,佛陀只不过是早几天把他的实相般若通过身心的实修实证而彻底地彰显了出来,我们只不过是迟上几天而已。因此,我们没有必要成为佛陀的“神奴”或“佛奴”,没有必要对佛陀进行万般膜拜、过分仰视、摇尾乞怜。大家谁都不能拯救谁——都是自己拯救自己。如果没有开显般若智慧,释迦牟尼比我们更像一个凡夫。释迦牟尼之所以是释迦牟尼,无非就是因为他的般若智慧彰显后拯救了他,让他到达了解脱和圆满的彼岸。我们经过切实的修行,同样也可以通过彰显我们与生俱来的般若智慧,来拯救我们自己,把我们自己拯救到彼岸,仅此而已。

“佛陀”在梵语中的意思就是“觉悟或觉醒了的人”,引申之意为“实现了人生终极关怀,达到生命圆满的人”。总之,佛陀是人,他是由一个极普通的人经过努力成长,圆满实现人生的圣人。既然他通过努力能实现,我们也是人,我们通过努力当然也能实现和达成。

佛陀在世时用了四十九年不厌其烦地告诉我们:“你们不要自暴自弃,你们只要通过正确的努力和修行,必定成佛——成为和我一样的佛,请不要怀疑!你们是待觉悟者,而我只是已觉悟者。仅此而已!”这相当于一个是已经大学毕业的人,一个是很快要上大学的人,或正在上大学的人。

在佛法的精神中,非常强调自度自救,即使对释迦牟尼进行礼拜、磕头,也仅仅是为了表达某种尊重和敬意而已;而在佛教徒那里,礼佛、拜佛是为了获得佛陀超自然之神力的救赎。在外相上看,同样是对佛陀的礼拜、磕头,但其动机与性质则存在着巨大的差别。好比我们给父母磕头一样,不是为了得到父母的救赎,而是为了表达对生身父母的感恩与尊敬。

在佛法的精神中,对佛菩萨磕头礼拜,其动机亦复如是,仅仅是表达我们的一个敬意,不是希望从佛菩萨那里获得多么大的救赎。因为佛法教导我们,没有谁可以拯救谁,所有的拯救都是般若的拯救,连佛自己都是般若拯救的,他又有何能来拯救我们?《心经》里明确地说,般若是三世一切佛之母,一切佛都是从般若这个母亲中生出来的。在过去,般若生下了释迦牟尼;在当代,般若同样可以让我们再生。般若是一切佛陀之父母,这就是佛法。佛法是用来证悟的,是用来修行的,这里面没有迷信——盲目的、非理性的信仰,只有在理性和知性所护卫下的生命觉醒,只有身心通过切实修证下的生命觉醒。

佛法的精神是非常科学的精神,不容许有迷信,每一步都要亲证。就像现在的科学家一样,提出一个假设或学说,马上就要到实验室里去验证其真假,经过一番验证后,发现错了就改正,正确就肯定下来。但不管是正确还是错误,都是在实验室通过某种方式检验它,而不是盲目地迷信它,这就是所谓的“科学精神”。

佛法是最具科学精神的,因为佛法不准许信仰。信仰阻碍佛法的成长,就像信仰阻碍科学验证一样。试问科学家在从事科学活动时,怎么能有信仰呢?科学家只准许提出科学假设,然后通过相应的实验方式,来验证这个假设是否成立。故而修佛法的人,都是生命科学家,都必须具备一切科学门类所共通之精神——求证精神。故佛法提倡“大疑大悟,小疑小悟,不疑不悟”,一定要有所质疑,有疑才能有悟。释迦牟尼佛本人就是在大疑的基础上,才最终获得大彻大悟的。没有大疑就不会有大悟。质疑精神,求证精神,才是佛法修行(或者叫生命实践)的真精神。

——摘自潘麟先生生命科学系列经典丛书之《〈金刚经〉的智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