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高峰论坛 高峰论坛

第二届论坛潘麟先生发言:从人体科学到生命科学(视频+文章)

2018-12-20

编者按:2017年9月23日-24日,第二届生命与国学高峰论坛在安徽合肥召开,围绕“继往开来探究古今圣学,开拓创新奠基生命文明”的主题,来自全国各地的专家、学者、实修者就“文化自信命题下如何复兴优秀传统文化”展开学术讨论。著名生命学家、东方生命研究院院长潘麟先生为本届论坛作了主旨发言。现将论坛发言整理为文字,以飨读者。

视频|第二届“生命与国学高峰论坛”潘麟先生发言:

从人体科学到生命科学

一、钱学森和他创立的人体科学

(一)钱学森简历
 


 

钱学森,1911年12月11日出生于上海,祖籍是浙江杭州。曾任美国麻省理工学院教授、加州理工学院教授,为中美两国的导弹和航天计划都曾作出过重大贡献。中国空气动力学家,中国科学院、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两弹一星”功勋奖章获得者之一,中国人体科学的倡导者。曾任中国人民解放军总装备部科技委高级顾问,中国科学技术协会名誉主席,全国政协副主席等重要职务。1957年9月,钱学森被授予中国人民解放军中将军衔,是中国航天科技事业的先驱和杰出代表,被誉为“中国航天之父”和“火箭之王”。中国共产党的优秀党员,忠诚的共产主义战士,享誉海内外的杰出科学家和我国航天事业的奠基人。因病于2009年10月31日8时6分在北京逝世,享年98岁。

钱学森是人类航天科技的重要开创者和主要奠基人之一;航空领域的世界级权威、空气动力学学科的第三代挚旗人;工程控制论的创始人;中国人体科学的倡导者;二十世纪应用数学和应用力学领域的领袖人物——是二十世纪世界应用科学领域最为杰出的科学家之一;他在上世纪40年代就已经成为和其恩师冯·卡门并驾齐驱的世界航空航天领域内最为杰出的代表人物,并以《工程控制论》的出版为标志,在学术成就上实质性地超越了科学巨匠冯·卡门,成为二十世纪众多学科领域的科学群星中极少数的巨星之一;钱学森也是为新中国的成长做出巨大贡献的、功勋最为卓著的杰出代表人物,是新中国爱国留学归国人员中最具代表性的国家建设者,是新中国历史上伟大的科学家:被誉为“中国航天之父”“中国导弹之父”“火箭之王”“中国自动化控制之父”。国务院、中央军委授予“国家杰出贡献科学家”荣誉称号,获中共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颁发的“两弹一星”功勋奖章。

 

(二)钱学森简要年谱

1911年:12月11日生于上海。三岁时随父母到北京,在北京度过了童年与少年时期。

1929年:考入上海交通大学学习。

1934年:于上海交通大学机械工程系毕业,考取清华大学赴美留学公费生。

1935年:留学美国,进入麻省理工学院航空系学习。

1936年:获麻省理工学院航空工程硕士学位,后转入加州理工学院航空系学习。

1939年:获美国加州理工学院航空、数学博士学位。

1943年:任加州理工学院助理教授。

1945年:任加州理工学院副教授。

1947年:任麻省理工学院教授。

1949年:任加州理工学院喷气推进中心主任、教授。

1954年:《工程控制论》英文版出版,该书俄文版、德文版、中文版分别于1956年、1957年、1958年出版,1980年《工程控制论(修订版)》出版。

1955年:返回祖国。

1956年:任中国科学院力学研究所所长、研究员。在力学所工作到1972年前后。在政协第二届全国委员会第二次全体会议上,被增选为政协第二届全国委员会委员。

1957年:获中国科学院自然科学奖(1956年度)一等奖。当选为中国力学学会第一届理事会理事长。

1958年:任中国科学技术大学近代力学系主任。经杜润生、杨刚毅介绍,加入中国共产党。

1959年:当选为第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并相继当选为第三、四、五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

1960年:任国防部第五研究院副院长,并不再兼任该院一分院院长。从此,钱学森的主要职务一直为副职,由第五研究院副院长,到第七机械工业部副部长,再到国防科学技术委员会副主任等,专司我国国防科学技术发展的重大技术问题。

1961年:当选为中国自动化学会第一届理事会理事长。

1962年:《物理力学讲义》出版。

1963年:《星际航行概论》出版。

1965年:任第七机械工业部副部长。

1968年:兼任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五研究院(即今天的中国空间技术研究院)院长。

1969年:当选为中国共产党第九次全国代表大会代表和第九届中央委员会候补委员。并相继当选为第十、十一、十二、十三、十四、十五次全国代表大会代表,第十、十一、十二届中央委员会候补委员。

1970年:任国防科学技术委员会副主任,并不再兼任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五研究院院长。

1979年:在中美正式建立外交关系的当年,获美国加州理工学院“杰出校友奖”(Distinguished Alumni Award),但钱学森没有到美国接受这份荣誉,直到2001年钱老90岁生日时,钱老在美国的好友FrankE.Marble教授受美国加州理工学院校长D.Baltimore委托,专程到北京将“杰出校友奖”的奖状和奖章当面颁发给钱老。当选为中国宇航学会名誉理事长。

1980年:当选为中国科学技术协会第一届全国委员会副主席;1986年当选为中国科学技术协会第三届全国委员会主席;1991年在中国科学技术协会第四届全国委员会第一次全体会议上,被授予中国科学技术协会名誉主席称号。当选为中国空气动力学研究会(1989年更名为中国空气动力学会)名誉理事长。当选为中国系统工程学会名誉理事长。

1982年:任国防科学技术工业委员会科学技术委员会副主任。《论系统工程》出版。

1984年:在中国科学院第五次学部委员(院士)大会上,被增选为中国科学院主席团执行主席。

1985年:钱学森因对我国战略导弹技术的贡献,作为第一获奖者和屠守锷、姚桐斌、郝复俭、梁思礼、庄逢甘、李绪鄂等获全国科技进步特等奖。

1986年:在政协第六届全国委员会第四次全体会议上,被增选为政协第六届全国委员会副主席,并相继当选为政协第七、第八届全国委员会副主席。获(1985年度)国家科技进步奖特等奖。《关于思维科学》出版。

1987年:被聘为国防科学技术工业委员会科学技术委员会高级顾问。《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科学和系统工程》出版。

1988年:《论人体科学》出版。《论系统工程》(增订版)出版。任政协第七届全国委员会科学技术委员会主任。

1989年:获国际技术与技术交流大会和国际理工研究所授予的“W.F.小罗克韦尔奖章”“世界级科学与工程名人”和“国际理工研究所名誉成员”称号。《创建人体科学》出版。

1991年:获国务院、中央军委授予的“国家杰出贡献科学家”荣誉称号和中央军委授予的一级英雄模范奖章。《钱学森文集(1938-1956)》出版。

1992年:在中国科学院第六次学部委员(院土)大会上,被聘请为中国科学院学部主席团名誉主席。

1994年:在中国工程院第一次院士大会上,被选聘为中国工程院院士。《论地理科学》出版。《城市学与山水城市》出版。

1995年:获何梁何利基金颁发的首届(1994年度)“何梁何利基金优秀奖”(后改称“何梁何利基金科学与技术成就奖”)。

1996年:《城市学与山水城市》(增订版)出版。1999年,作为上述两书的续集《山水城市与建筑科学》出版。《科学的艺术与艺术的科学》出版。在交通大学百年校庆之际,由江泽民总书记题写馆名,第一次以我国科学家的名字命名的图书馆——钱学森图书馆,在西安交通大学隆重举行命名仪式。该图书馆坐落在西安交通大学的新世纪广场。《人体科学与现代科技发展纵横观》出版。

1998年:被聘为解放军总装备部科学技术委员会高级顾问。在中国科学院第九次院士大会和中国工程院第四次院士大会上,被授予“中国科学院资深院士”“中国工程院资深院士”称号。《论人体科学与现代科技》出版。

1999年:获中共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颁发的“两弹一星”功勋奖章。

2000年:《钱学森手稿(1938-1955)》出版。

2001年:获霍英东奖金委员会颁发的第二届“霍英东杰出奖”(中国地区)。经国际小行星中心和国际小行星命名委员会审议批准,将中国科学院紫金山天文台发现的国际编号为3763号小行星,正式命名为“钱学森星”。《论宏观建筑与微观建筑》出版。《第六次产业革命通信集》出版。《创建系统学》出版。12月11日江泽民总书记看望钱学森,李岚清副总理一同看望。此前,1995年、1996年和1999年江泽民总书记曾先后三次到钱学森家中看望他。

2006年:10月获“中国航天事业50年最高荣誉奖”。

2009年:9月10日,在中央宣传部、中央组织部、中央统战部、中央文献研究室、中央党史研究室、民政部、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全国总工会、共青团中央、全国妇联、解放军总政治部等11个部门联合组织的“100位为新中国成立作出突出贡献的英雄模范人物和100位新中国成立以来感动中国人物”评选活动中,钱学森被评为“100位新中国成立以来感动中国人物”;荣获2008影响世界华人盛典终身成就奖。


 

(三)钱学森的主要成就

钱学森长期担任中国火箭和航天计划的技术领导人,对航天技术、系统科学和系统工程做出了巨大的和开拓性的贡献。钱学森共发表专著7部,论文300余篇。

1.应用力学

钱学森在应用力学的空气动力学方面和固体力学方面都做过开拓性的工作。与冯·卡门合作进行的可压缩边界层的研究,揭示了这一领域的一些温度变化情况,创立了“卡门-钱学森方法”。与郭永怀合作,最早在跨声速流动问题中引入“上下临界马赫数”的概念。

2.喷气推进与航天技术

从40年代到60年代初期,钱学森在火箭与航天领域提出了若干重要的概念:在40年代提出并实现了火箭助推起飞装置(JATO),使飞机跑道距离缩短;在1949年提出了火箭旅客飞机概念和关于核火箭的设想;在1953年研究了行星际飞行理论的可能性;在1962年出版的《星际航行概论》中,提出了用一架装有喷气发动机的大飞机作为第一级运载工具,用一架装有火箭发动机的飞机作为第二级运载工具的天地往返运输系统概念。

3.工程控制论

工程控制论在其形成过程中,把设计稳定与制导系统这类工程技术实践作为主要研究对象。钱学森是这类研究工作的先驱者。

4.物理力学

钱学森在1946年将稀薄气体的物理、化学和力学特性结合起来的研究,是先驱性的工作。1953年,他正式提出物理力学概念,主张从物质的微观规律确定其宏观力学特性,改变过去只靠实验测定力学性质的方法,大大节约了人力物力,并开拓了高温高压的新领域。1961年他编著的《物理力学讲义》正式出版。现在这门科学的带头人是苟清泉教授,1984年钱学森向苟清泉建议,把物理力学扩展到原子分子设计的工程技术上。

5.系统工程

钱学森不仅将我国航天系统工程的实践提炼成航天系统工程理论,并且在20世纪80年代初期提出国民经济建设总体设计部的概念,还坚持致力于将航天系统工程概念推广应用到整个国家和国民经济建设,并从社会形态和开放复杂巨系统的高度,论述了社会系统。任何一个社会的社会形态都有三个侧面:经济的社会形态,政治的社会形态和意识的社会形态。钱学森从而提出把社会系统划分为社会经济系统、社会政治系统和社会意识系统三个组成部分。相应于三种社会形态应有三种文明建设,即物质文明建设(经济形态)、政治文明建设(政治形态)和精神文明建设(意识形态)。社会主义文明建设应是这三种文明建设的协调发展。从实践角度来看,保证这三种文明建设协调发展的就是社会系统工程。从改革和开放的现实来看,不仅需要经济系统工程,更需要社会系统工程。

6.系统科学

钱学森对系统科学最重要的贡献,是他发展了系统学和开放的复杂巨系统的方法论。

7.思维科学

人工智能已成为国际上的一大热门,但学术思想却处于混乱状态。在这样的背景下,钱学森站在科技发展的前沿,提出创建思维科学(noeticscience)这一科学技术部门,把20世纪30年代中国哲学界曾议论过,但在当时条件下无法讲清楚的主张,科学地概括成为思维科学。钱学森在这一领域比较突出的贡献有:

(1)在20世纪80年代初,钱学森提出创建思维科学技术部门,认为思维科学是处理意识与大脑、精神与物质、主观与客观的科学,是现代科学技术的一个大部门。推动思维科学研究的是计算机技术革命的需要。

(2)钱学森主张发展思维科学要同人工智能、智能计算机的工作结合起来。他以自己亲身参与应用力学发展的深刻体会,指明研究人工智能、智能计算机应以应用力学为借鉴,走理论联系实际,实际要理论指导的道路。人工智能的理论基础就是思维科学中的基础科学——思维学。研究思维学的途径是从哲学的成果中去寻找,思维学实际上是从哲学中演化出来的。他还认为形象思维学的建立是当前思维科学研究的突破口,也是人工智能、智能计算机的核心问题。

(3)钱学森把系统科学方法应用到思维科学的研究中,提出思维的系统观,即首先以逻辑单元思维过程为微观基础,逐步构筑单一思维类型的一阶思维系统,也就是构筑抽象思维、形象(直感)思维、社会思维以及特异思维(灵感思维)等;其次是解决二阶思维开放大系统的课题;最后是决策咨询高阶思维开放巨系统。

8.人体科学

钱学森是中国人体科学的倡导者。钱学森提出用“人体功能态”理论来描述人体这一开放的复杂巨系统,研究系统的结构、功能和行为。他认为气功、特异功能是一种功能态,这样就把气功、特异功能、中医系统理论的研究置于先进的科学框架之内,对气功、特异功能的研究起了重大作用。在钱学森指导下,北京航天医学工程研究所的研究人员于1984年开始对人体功能态进行研究,他们利用多维数据分析的方法,把对人体所测得的多项生理指标变量,综合成可以代表人体整个系统的变化点,以及它在各变量组成的多维相空间中的位置,运动到相对稳定,即目标点、目标环的位置。他们发现了人体的醒觉、睡眠、警觉和气功等功能态的各自的目标点和目标环。这样,就把系统科学的理论在人体系统上体现出来,开始使人体科学研究有了客观指标和科学理论。

(四)钱学森的影响

钱学森是享誉世界的杰出科学家、中国航天科学的奠基人、中华知识分子的优秀典范,钱学森先生作为中国火箭、导弹和航天计划的技术领导人,精心组织攻关会战,为“两弹一星”事业的成功倾注了大量心血,建立了卓越功勋。从领导岗位上退下来以后,钱老仍然关心国家建设,关注科技发展,为经济、科技、国防建设做出了突出贡献。

钱学森在科学研究领域,始终高瞻远瞩,视野广阔。数十年的科研实践,使他逐步形成了对科学技术的独特理解,从最初技术科学概念的提出,再到现代科学技术体系结构的建立。他认为,现在的科学技术早已不只是自然科学技术的那些东西了,而是人类认识和改造客观世界的整个知识体系。科学技术的研究对象,从根本上讲只有一个:那就是整个客观世界。而学科的区别,只是人们研究问题的着眼点和看问题的角度不同而已。他还认为,一个科技工作者要有大作为,成大气候,应该有意识地学会运用这个知识体系,利用这个知识体系的综合优势和整体力量来认识和解决在祖国现代化建设中所遇到的种种问题。

他一生的经历和成就,在中国的国家史,华人的民族史和人类的世界史上,同时留下了耀眼的光芒,照亮了来路。作为中国航天事业的先行人,他不仅是知识的宝藏、科学的旗帜,而且是民族的脊梁、全球华人的典范,他向世界展示了华人的风采。

中国之所以有今天的国际地位,之所以在当今异常复杂的国际环境中能有一席之地,之所以在未因发展核武器受到国际制裁之前抢先进入国际核俱乐部,之所以能在敌视中国的种种势力面前有资本挺直腰杆,钱老与两弹元勋们的贡献将永垂青史!在上世纪某超级大国欲图对我们进行核打击的国家危机中,我们一方面巧妙地利用错综复杂的大国博奕化解危机,一方面是有我们自己研发的核武库和运载导弹做后盾。如果没有像钱老一样真正的大师们的艰苦努力,国家会出现什么样的可怕后果,真是不堪想象!

钱学森是中国一代爱国知识分子的代表!他的高尚情操同样为国人所景仰。他曾经主动要求从院长改任副院长,主动请求辞去政协的一切职务,主动请求免去“学部委员”,即今天的“院士”称号。1991年退出一线工作后,他给自己定下许多“原则”:不题词;不为别人的书写序;不参加任何成果鉴定会;不出席任何应景活动;不出国;不到外地开会;不上名人录等等。

虽然他们那一代人正渐行渐远,但我们永远不会忘记他们为国家为民族做出的卓越贡献!

(五)人体科学概述

“人体科学”这一概念是钱学森于1980年6月正式提出。1981年5月,在四川举行的第二届全国人体特异功能科学讨论会上,钱学森向该会作了《关于开展人体科学基础研究》的报告,会上成立了“中国人体科学研究会(筹)”。1987年,国家科委批准成立“中国人体科学学会”。

从1983年3月到1987年10月,钱学森仅在国防科工委下属的航天医学工程研究所(507所)就作了一百多次报告和发言,这些报告和发言几乎全部整理成文,发表于当时国内和国际的著名报刊之上。后续集成名为《人体科学与现代科学纵横谈》的专著(人民出版社,1996年)。《人体科学与现代科学纵横谈》这本人体科学史上的巨著,共计34万字,收录了钱老自1983年以来有关人体科学的论著、讲话、书信,涉及面非常广泛,如人体科学的基本理念、哲学、脑科学、思维科学、第四医学、特异思维、生物学、生物控制论、系统论、中医、语言、教育等。

其后,钱学森出版的有关书籍还有《论人体科学》(四川教育出版社,1989年5月)、《创建人体科学》(四川人民出版社,1989年11月)和《论人体科学与现代科技》(上海交通大学出版社,1998年)。另外,国际文化出版公司于1999年出版了张震寰将军(1915-1994)的《张震寰文集·人体科学部分》;人民出版社于2009年出版了《伍绍祖文集·人体科学卷》等相关专著与论文集等。

在钱学森的《论人体科学》一文中,钱学森将其创建的人体科学从定义到研究方法等,作了精辟的论述,全文引述如下:

论人体科学

(一)什么是人体科学

好几年前,我们从吕炳奎同志那里学习到一个观点,他说:“中医、气功和人体特异功能,三者是连在一起的。”这对我是很大的启示:人体科学至少要考虑这三个方面。

一个是中医,现在有很大的一个学术组织,即中华全国中医学会。我们这些同志对于中医这个问题是非常关心的。1983年我们有一篇文章讲到中医的理论要用现代的语言来阐述,使它更容易被人理解。后来把这些内容称作唯象的中医学,因为中医的理论实际上就是唯象的,是经验的概括,如果讲道理,道理就如此,你不要深究到更深的层次。在从前中医也没有条件深究到更深的层次,所以就把人的功能概括成这个样子。至于为什么是这样?没有解释,那个时候也不可能有更深的解释,所以叫作唯象中医学。

另一个方面的工作是气功,气功当然也是我们感兴趣的。我们已有了几年来做了许多工作的中国气功科学研究会,和中华全国中医学会下属的医学气功研究会,以及其它组织。去年我们也曾讲过,对气功要逐步使它科学化,也要建立唯象的气功学;先不讲深刻的道理是什么,而是要把气功中的现象整理出个条理来,成为说得通的理论。这是第二个方面就是气功或叫气功科学。

第三,也是我们特别感兴趣的,最引人注意,最能吸引我们的,是人体特异功能。最近的大好形势更吸引我们去考虑人体特异功能的各种问题。

但是我们想:我们应该把眼光更放大一点,不能只考虑到人体特异功能,也要考虑到和人体特异功能有密切关系的气功科学和中医理论。我们应该明确:中国人体科学学会不单纯搞人体特异功能,我们这个学会是研究人体科学的,人体科学包括人体特异功能,但不仅仅是人体特异功能。这一点我们要注意。过去我们常把这两个词通用:有时叫人体特异功能,有时又怕惹出什么事来,就把它变一变,叫人体科学,这是当时历史条件造成的。现在这时代已经过去了,没有必要再这样做了。我们应该明确地讲:我们中国人体科学学会是搞人体科学的,也包括气功科学,也包括中医理论,还包括有其它方面的科学技术。

这样就必须说清楚:人体科学究竟是什么?在我们的思想中,人体科学是现代科学技术体系中的一个大部门。现代科学技术体系除了人体科学之外,还有八个大的部门:自然科学、社会科学、数学科学、系统科学、军事科学、思维科学、行为科学和文艺理论。我们的人体科学和这八个大的部门是平起平坐的。这一点,在1981年的一篇文章中曾经讲到,在1982年第三期《哲学研究》中也讲到了:人体科学是现代技术九个大部门中间的一个,人体科学和其它八个大部门是平起平坐的。从前人们的印象,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是了不起的,现在,人体科学和自然科学、社会科学平起平坐。这是不是把人体科学抬的过高了?不是,人体科学确实是了不起的,因为人体科学就是研究人。这里边的核心思想是:运用现代系统科学的观点来看,人是一个巨系统,其复杂程度超过大系统。在系统科学中,特别是系统科学的基础学科——系统学,我们讲系统,有小系统,有大系统,还有巨系统。人体系统就是一个巨系统,包含有很多层次,最高的层次是人的整体。这样的一个巨系统又是同周围的宇宙发生影响作用的,即它不是一个封闭的系统,而是一个开放的系统,处于整个宇宙之中彼此相通。宇宙是个超巨系统,人体巨系统是在宇宙这个超巨系统中一个开放的、极其复杂的巨系统。

对人体这个巨系统怎样来形容它的特征?这里有一个标志:就是人的整体功能状态。在系统学中是明确了,即认为功能状态是亚稳态,就是在系统的空间中,它处于一个比较稳定的状态,但不是固定的而是可以调节的,从一种亚稳态可以转入另一种亚稳态。对人体这种功能状态,有好几种特别引人注目的,特殊重要的,特性特点很明确的我们称之为人体的功能态,少一个“状”字,我们想是不是可以借用量子力学的名词,叫作Eigea state,特殊的状态。这样看,对人体这个巨系统,非常重要的是要研究它的功能状态,包括一些具有特殊性质的人体功能态。用人的整体功能态来描述人体这个巨系统的各种功能特征,这已不是一个科学设想了,而是一个已有科学证明的事实了。从1984年以来,航天医学工程研究所余和棒等对人体功能态进行了有效的研究。他们利用多维数据分析的方法,把所测得的多项生理指标变量,综合成可以代表人体整个系统的变化点,它在各变量组成的多维相空间中的位置,运动到达相对稳定,即目标点,能态的各自的目标点、目标环。这个工作十分重要,把系统科学的理论在人体系统上作出来了,使人体科学的研究,有了科学根据和客观的指标。例如气功大师练功入静,就是一种特殊的功能态——气功功能态。王修壁等观察到气功态时人体脑电及R-R间隔的墒值下降,有序性增加。又比如人生了病,西医去研究病灶,看疾病的起因是不是受了细菌的感染;中医不受此限制,中医的理论是辩证论治。这个“证”不是西医病症的“症”,在概念上是完全不一样的,西医是研究病灶,是什么原因,投药也是针对病灶。中医辨证论治的“证”,要用系统科学的语言来说,就是功能状态。辨证是指辨别病人的功能状态,然后开药,用药物使病人从不正常的病态调整到正常的功能状态,也就是健康的功能状态。本来,人体天然就有抵抗细菌的功能,中医用药不是直接去作用于病灶,而是把功能状态调到正常的功能状态,病态的问题也就随之解决了。

总之,核心的思想是:人体是一个开放的巨系统,它的特征是人体功能状态,包括一些特殊的人体功能状态。人体科学就是研究人和人在客观环境中所处功能态的学问,包括中医(也包括中华各民族的医学,如藏医和蒙医等;即在《宪法》第二十一条中所讲的“传统医学”),也包括气功和人体特异功能及其它可吸取的许多东西,把这一切统统汇总起来称之为人体科学。

把人体科学突出出来,不放在生命科学之内,可能会有同志问:你说人体是开放的巨系统,这也不是人体所特有的,有许多生物不也是很复杂的巨系统吗?人与生物有什么区别?回答是:区别在于人不仅是开放的巨系统,而且人是有意识的。人有意识,其他生物不存在意识,这一点是直到今天的科学研究所证实了的。我们也可以从另外一个角度去观察,这个世界如果没有人的出现,能有今天这个样子吗?是人类,不是其他生物创造了这个世界,而这个人类的特点就是具有意识。意识又能作用于人体本身,是“意识反馈”。这也就是人体科学区别于一般生命科学的特征。因此人体科学的研究要把握物质与精神、客观与主观、大脑与意识的辩证关系。这是人体科学的又一核心思想。

人的功能状态都是亚稳态,是可以调节的。那么调节的手段是什么?第一个手段,与外界的物质交换,像药物、饮食、呼吸、高压氧都可以治病。物质交换的范围是非常广的。

第二个手段,不是物质交换,而是信息交换。外界的信息可以是声波或电磁波,无非就是这二者,当然是很复杂的。有人说音乐也可以治病,音乐治病是声波信息。气功师发外气治病,我们想也就是电磁波的作用,不过是很复杂的电磁波。大概外界的信息能够用来调节人体功能状态的,不外乎这两种:声波或电磁波,不过都是很复杂的信息。

还有第三种手段,就是人脑所产生的意识,意识是人体最高层次的运动,它可以返回来作用较低的层次。这个看法,是四年以前获得诺贝尔奖金的斯派瑞(R.W.Sperry,罗杰·斯佩里,1913年8月20日-1994年4月17日,美国心理生物学家。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士,美国科学促进会等组织成员,国际脑研究组织成员。因研究揭开大脑两半球秘密和功能分工,为人们了解人脑更高级功能提供了新观念,于1981年与人共获诺贝尔生理学和医学奖。——引者注)提出的:人的最高层次意识的活动,可以影响下一些层次的活动。因此,意识也是调节人体功能态的一个手段,这非常重要!

(二)研究人体科学的指导思想

以上所讲的:要研究人体的功能状态,而人体功能状态是可以调节的,靠三种手段:物质的交换,信息的交换、人自己意识的调节。研究这些问题,必须用辩证唯物主义作为指导。人体科学这一大部门,人这个巨系统在宇宙这个超巨系统中存在交往,这里边又有三个小层次,一个是宇观的(人在宇宙中关系叫宇观的人天观),讲宇宙之所以是今天这个样子,是有它的道理的,宇宙如果不是今天这个样子,就不会有人的出现,人的存在和宇宙的规律有密切关系,这是宇观的人天观,在西方有人称此为“人择原理Anthropic Principle”。第二个层次,中国古代关于人的哲学,是宏观的人天观,在中国古代文献中很丰富,理论中这是很重要的一个部份,这是中医的哲学思想,即宏观的人天观。第三个层次,到了微观的层次,也有人和周围环境的关系问题:即从微观的层次——量子力学的层次——人是怎样认识周围客观世界的?量子力学中还没有解决人究竟怎样认识、怎样测量、观察周围的微观世界。要研究人的感觉器官和外界的刺激之间的关系,从量子力学的层次深入去研究。

(三)人体科学的三个层次

我们把一切科学技术部门分成三个层次。首先是基础学科层次。有这些学科,像生理学、心理学等等,及研究人的意识、思维活动,联系到最高层次,用斯派瑞提出的一个词,叫精神学(Mentalics),实际都是研究人大脑的意识是如何产生的。这些都是人体科学的基础理论学科。在此我要加一个,是非常重要的,就是从人的整体、从人体功能态和功能态的调节去研究人,这就是人体学——这门学问尚有待建立,这也是人体科学的一个基础学科。这个学科怎么建立?先从其它方面来建立,如唯象中医学、唯象气功学、唯象人体特异功能学,以及用系统科学的理论方法把那些唯象的理论捏在一起,不是加法,有个更高的升华,它的面貌和原来的素材就不一样了;再进一步,不只是讲其当然,还要讲其所以然,这样才能建立人体学。它是人体科学的基础学科。人体学的重点是研究人体巨系统、人体功能态及其调节变化的学问。

在基础科学下面一个层次就是技术科学。就是实际应用或者说直接改造客观世界的理论。在我们人体科学里头就是医学理论,西医的理论也是一个内容。现在看起来非常重要的是把中医的理论阐述出来。光用中医这些词如阴、阳这个东西不是现代语言。在1983年《大自然探索》上提出来中医理论是经验的,是很宝贵的东西,但中医理论不是现代的语言,不容易懂,而且里面也包括一些不对的东西,也有糟粕。要清除糟粕,用现代语言把它阐述出来,这是我们的任务。西医理论内容就更多了,病理学、药理学、免疫学等很多。也要用基础科学、人体科学的观点,把技术科学这个领域搞清楚。在技术科学里面还有一门也是近几年发展起来的,即人跟机器怎样一起协同工作,在外国叫人-机功效学(Ergonomics)。这是讲人跟机器怎么样有效的配合。我认为医学的理论,中医的理论也好,西医的理论也好,用人体科学的观点把它们现代化之后,以及人-机功效学这些都属于技术科学这个层次。

再下个层次就是实用科学,把技术科学直接跟使用连在一起的,有点象工程技术,直接改造客观世界的叫实用科学。在人体科学的实用科学当然就是医学了。现在的医学,治病的叫第一医学。防病的叫第二医学。不久前看到一种材料,美国人在搞所谓未来预测医学。就是说对你今后五年的情况来预测一下,你可能要害什么病,怎么搞的呢?实际上也是用了人体科学的观点,首先作调查,比如说让某个人填表。男的要回答314个问题,女的要回答314个问题。一部分就是我们现在体检的那些材料,这是数据性的,还有涉及到你的生活方式,工作环境,精神状态,对疾病的看法,老是发愁呢还是很乐观呢,诸如此类。一共三百多个问题,然后把这许多数据情况建立一个系统的模型,在计算机上处理,就可以预见你今后五年可能出现什么问题,所以叫未来预测医学。由此建议你注意点什么,吃点什么药,包含着第一和第二医学部分。还有第三医学,就是康复医学。这三个医学都可以利用所有人体科学研究的成果,气功、特异功能都可以用上。

我想强调的是我们还要搞第四医学(即开发人潜在的能力),就是把人的功能再加以发展。比如说,人在特殊环境下怎样提高适应能力?例如在高加速度的情况下,一般情况不过是一个g(重力加速度是一个物体受重力作用的情况下所具有的加速度,也叫自由落体加速度,用g表示——引者注)、两个g现在到了十个g,能不能适应?相反的,到了宇宙空间站上,g等于0,在空间站待上几个月,宇航员回到地面上都走不了路,不适应,可见没有加速度也不行。将来人还要继续改造客观世界,要办的事情很多,不经过训练是不能适应的。比如有的人坐飞机,第一次晕,第二次还没上飞机就吐了。这不行。人要更进一步改造世界,自己必须要有所准备。还有,气功的应用有这样的记录,通过练功可以使学生的智力提高。安徽省宿松县中学有一位老师叫吴一,报道练气功可以让他的学生智力提高。后来甘肃省兰州市的一所学校也做了实验,可以证明这一点,还有佛教练气功说“定能生慧”。把所有这些加在一起,就是开发人潜在的能力(提高智力也好,适应环境也好)。这叫第四医学。在实用科学里还有很主要的人-机-环境系统工程。与第四医学关系很密切。它是在深入研究人、机、环境各自功能特点的基础上,运用系统工程的理论与方法,着重研究人-机-环境系统的整体性能,使其达到最佳状态的一门技术。

所以这三个层次,在基础科学上就是用我们知道的很丰富的基础学科来建立人体科学,在技术科学上我们要把医学的理论加以认真的完善化、现代化:人-机功效也要研究,在实用科学上要把医学,人-机-环境系统工程加以发展。

这样我们才能够说把从哲学、基础科学、技术科学到实用科学的体系搞起来了。

(四)人体科学研究到底怎么做

我们要开阔眼光,不仅是对中医理论、气功、人体特异功能,要用人体科学的眼光去看,还有很多东西可以用,可以研究的东西还很多,我们要把握住核心思想:人体巨系统、功能态,用什么手段,包括人的意识,去调节功能态以及在各种不同的功能态中所产生的各种效应。下面简单谈谈我们现在的认识:

1.气功是研究人体科学的“敲门砖”

在研究人体科学的工作中,很重要的一个方面就是气功科学的研究。人体科学的概念,很多突破点是由气功引起的。气功是人体科学的一块“敲门砖”,敲开了这座科学殿堂的大门,才可以登堂入室。何以见得?练气功既非药疗也非理疗,而是用意识来调节人体功能状态,这是直接涉及意识反馈这一人体科学核心思想的。而且人体功能态这个概念,就是由气功产生的:在气功中,什么叫入静?这种状态使人想到系统的稳态问题。而要直接由中医的“证”就想到人体的功能态,一下子做不到,我们首先还是由气功开始的,气功是人体科学研究的一个突破口。认识到这一点,对推动我们的工作是很有利的。

2.建立唯象理论

这对中医研究,是比较容易的一件事。中医的理论比较全,1983年在《大自然探索》上那篇文章,其中谈到中医有那么多经验,实践证明治病是很成功的,把这些经验总结出来,是一整套很宝贵的知识。但由于中医的这套理论还不能纳入到现代科学体系中去,所以我们曾讲中医还不是现代意义上的科学,其意思就是说它还不能纳入到现代科学理论体系当中去。有人没有听懂这个意思就埋怨说,中医本来已很困难,你还说它不科学,那不就更困难了吗?我们是说,中医是有理论的,只不过是唯象的理论。什么叫唯象的理论?研究客观事物,第一步,要总结许多现象,就属于唯象理论,它只说明当然,不能说明其所以然。

大家知道,中医用的是古汉语,现在不少青年人读不懂。即使古汉语弄懂了以后,那些概念(如阴阳、五行等概念)还不是现代人所熟悉的概念,别扭的很。我所指的中医唯象理论,要用现代语言来阐述。就是说,是应用现代的语言来说明其当然,这就是中医唯象理论。这些话,去年三月在讲中医现代化的战略时说得更清楚一点,对于搞中医唯象理论,现在好像有了点希望,在《大自然探索》1983年的几期上,武汉的吴学谋提出了一个数学理论——泛系理论,就是用现代数学语言来表达一般系统的普遍规则。这与中医的理论非常合拍,中医运用的正是整体观点、系统观点。在长期的历史过程中,中医不可能搞什么分析,只能从整体上来研究人体,从整体上来讨论问题,这和吴学谋所提出的泛系理论很相近。所以搞中医唯象理论,可以用吴学谋的这些理论方法,希望有人来做这个工作。但吴学谋毕竟不是中医,最好是一些搞中医的同志和搞数学的同志结合起来。这是最现实的可以做的工作,中医的理论很全,数学工具也有了,所以唯象的中医学是完全可以搞的。

再就是唯象的气功学。1986年2月23日已讲过,就不再重复了。最近的感受,就是请研究唯象气功的同志注意一个问题:练气功要因人而异。要改变某一个人体的功能态,应该考虑:现在这个人的人体功能状态到底是什么样的?我曾打过一个比喻,如果是个老年人,练少林寺那套功夫恐怕不行了。现在的情况是:有些气功师强调他那个流派,认为他的一套功法是普遍适用的。这就同中医理论相背了,中医不是讲“辨证论治”吗?先得看你在什么功能状态,再定如何练功嘛。对此,要有人研究一下才行。我们应考虑如何运用中医的理论来引导唯象气功学的问题。

最后剩下一个问题是:人体特异功能是不是也有一个唯象的学问?对这一点,从前不敢讲,现在认为可以讲了:对人体特异功能,也可以建立一个唯象的理论。问题是怎样建立?

有一个线索是不是应该加以考虑?人体特异功能的表现实际上可能是人与物之间出现的电磁场。在改变某个物的状态时,物也可以发电磁波、电磁场,人也可以接受它,接受环境中电磁波、电磁场的作用。长期在雷达站工作的人会得“微波病”,就是由于接受了电磁波以后,改变了他的功能状态。航天医学工程研究所的张瑞钩同志从人体功能态的角度来考虑患微波病的人,看他是一种什么样的功能态?是中医的哪一“证”?然后选用针对这个“证”的药来施治,效果很好。这些事实说明电磁波、电磁场确实可以影响于人体。顾涵森同志发明的电子治疗仪,苟文彬同志的特定电磁波治疗仪,各种各样的电子气功师、电子矫正器都说明,电磁场、电磁波对人有作用。至于电磁波对微生物的作用,十年前就有实验发表了,可惜似未引起人们重视。

人体特异功能中关于信息和信息处理的功能(特异感知),是不是由于人发出电磁波作用到物,物再反回来将信息输入给人,最后在大脑中处理这个信息,得出结论。没有特异功能的人,这些信息可能都没能处理,扔掉了;而有特异功能的人,则会处理。例如有一位XXX,能预感地震;这是可以理解的,地震过程中会发出很多电磁波信息,动物能感知这些信息,如有的鼠和蛇都跑出洞来,XXX也可以处理这些信息,这是属于特异感知类型的。

还有特异致动,是使周围的物质出现变化。云南姚宏均提出:从前所谓的“闹鬼”,可以和特异致动联系起来。这是认识上的一个突破。“闹鬼”在德文里Poltergeist,过去不知怎么音译为“波尔代热斯”,它是指有特异功能的人一进屋,这间屋子里的东西就乱动。这可能是特异功能人自己意识不能控制的特异致动,就是过去所谓的“闹鬼”。所以实在不是什么“闹鬼”,是“闹人”,是特异功能人在“闹”。现在特异功能人在做实验时也有这种情况,例如一个烟灰缸,特异功能人可以把它移走,但究竟移到哪个地点他也控制不了,或者是只能大致知道移到哪个方向。

特异致动也与电磁波有关吗?前一段时间张宝胜做特异功能表演,用手一指,一位教授的衣服就烧了一个洞。后来唐敖庆教授说,这可以解释,衣服被烧,可能是电磁波的作用,就是特异功能人发出的电磁波把衣服上的分子激活了,同空气中的氧发生作用,就会烧成一个洞。唐敖庆教授运用他量子化学的专业知识,提出这种设想是很有启发的,应该对此进行深入研究。

因此特异致动也可能是电磁场、电磁波的作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就发现有些在雷达站工作的人可以“听”到微波信号。这似乎不可思议,但是后来已弄清楚;原来是电磁波在人的头部被不均匀吸收,这就产生了声波,可以被听到。这个例子就是解除了“特异”的特异功能,说明特异功能是可以研究出道理的。

1985年王修壁等做了系统的科学实验证明了特异功能人和气功师,在发功的过程中发出频率为10360MH,功率为30-650DM的低强度高频率电磁波,可以说明推测人体离体影响物质的是电磁波,这是有根据的。实验证明了外气引起红细胞表面电荷密度增加,电泳率加快,细胞膜流动性增强等细胞水平的生物效应。这些效应和细胞内外的物质运输、能量交换、细胞识别、激素与受体作用等生理功能有密切关系。这些现象的发现,将对进一步研究特异功能和气功治疗疾病的机制起重要作用。

最近,最有说服力的是陆祖荫等人所做的实验(在《东方气功》等杂志上已发表了一部份结果)。它最明确地、令人信服地证明了气功外气对物质分子的作用,把我们的工作同当代生命科学的热门分子生物学联上了,它无疑是人体科学研究的重大突破,实在使人受到鼓舞。而且人可以发出电磁波,物质在接受人所发出的电磁波以后,产生变化,也同时发出电磁波。从上述可以看出,我们不只是可以建立唯象理论,而且还可以深入认识到人体科学的机理,深入到本质也就有了线索:因为电磁场理论,包括电动力学和量子电动力学是当代最坚实的物理理论。

3.特异思维

前面讲的这一切,都联系到人如何处理信息,也就是思维。但思维又与实践经验分不开,是实践形成的。有的人(特异功能人)与常人不同的实践,也就有一种特别的思维,他能处理普通人扔掉的信息。1984年8月,在全国思维科学讨论会上提到了“特异思维”这个词。当时只讲到:叶峻提出“特异思维”这个概念,可以研究。在正常人思维之外的,可以叫“特异思维”。正常人有抽象(逻辑)思维、形象(直感)思维。此外,还有“灵感思维”,但还根本说不清楚。现在看,所谓灵感,也是特异思维。我们要研究特异思维(作为人的一种特别的思维方式),包括灵感思维,特异感知和特异致动中的思维。另外,特异功能人和气功师,都可能有他或她的特异思维。有时当着你的面,他可以进入那种特异思维状态,口中念念有词,但一般人根本听不懂。过几分钟后,他的特异思维的过程完了,就可以用普通话告诉你特异思维的结果。至于特异思维的过程,那是不能用常规语言表达的,他自己也说不清楚。

灵感思维、特异感知中信息处理的思维以及特异致动中的思维过程,是特异功能人脑子里特殊的思维方法,应该引起人们研究的兴趣。

4.宇宙环境对人体的影响

人体开放于宇宙的一个方面就是环境的影响,如昼夜的变化,四季的演变等,这是一门人体的时间节律学。我国古代称之为“子午流注”,近代在国外这方面发展很迅速,它对人体科学是很重要的。此外,近年来又有科学家注意到地磁场的影响,实验观察证明,地磁场的变化对人体有明显的作用。

5.国外的民族医药学

人类生活在大地上总要和疾病作斗争。所以医药是一切民族要发展的,传统医学也决不限于中华民族,世界各民族都有自己的传统医学,这也是发展研究人体科学的素材。最近有根据说非洲的医药界也开始在意到这个问题,开始收集并传授非洲自己的传统医学了。

6.营养学

营养问题,这是人们经验最丰富的领域。人是个巨系统,和客观环境是有交往的,一种交往的途径就是吃进食物,排出废物。研究这个问题的学问就是营养学。对此,也必须从人体科学的角度来加以研究。从前营养学涉及的面很窄,而营养实践方面的经验和知识却非常丰富,运用人体科学的系统方法来研究它,反过来又可以进一步发展人体科学,这是把营养学引入人体科学。

7.中药的范围可以扩大

陕西省科学技术情报研究所王仲东写了一本书:《陕西中草药开发》,它给我们一点启示:中药并不是一个封闭的体系。二百年前,中药里边并没有西洋参。后来华侨在美国发现了它,这才引入到中药里边来。王仲东写的这本书中,许多东西并不是中草药,如猕猴桃、刺梨、沙棘,说它们含维生素C很高,这就不是中药原来讲的药性了。可见中药的体系也可以扩大,许多东西还可以引入中草药里边去。中草药的范围扩大了,不也开拓了人体科学的视野了吗?

8.引用中西医结合及西医的成果

人体科学从医学的角度还可以再扩大,不单把中药引入到研究中来,也可以把西药引进来。对于西药的作用和疗效不是从西医的角度去解释,而是用中医的理论概念解释。过去三十年来中西医结合的工作经验也可以利用,不过原来多是以西医的理论来说明中医或改造中医,现在则是以中医的体系来吸收或改造西医,其不同是用中医的理论来解释、来认识人体和西药的系统,我们认为这一观点在国外也已有了苗头,如诺贝尔奖金获得者L.鲍林(L.Pauling1901-1992)就提出了所谓正分子医学(Ortho-Molecular Medicine),是说人之所以生病是由于他体内化学分子的构成失调。这不是人体功能状态的概念吗?

9.充份利用现代生物学和生理学的新成果

把现代生物学、生理学的新成就,用系统科学人体科学的观点和理论去分析升华,了解人体各种功能态的微观活动结构,做到还原观和整体观的辩证统一,把人体科学的研究引向深入,知其“当然”,又能知其“所以然”。

以上我们把特异思维、国外民族医药学、营养学、新的中草药以及西医西药引入人体科学,这就更加开阔了研究人体科学的途径。不光讲是中医的唯象学,人体特异功能的唯象学,而且通过中药的开拓,把中药与西药结成一个体系。至于其它如体育科学,还有第一医学、第二医学、第三医学,以及我又提出了第四医学(开发人的潜力的医学),都可以联系起来,这就是建立人体科学这个大厦的途径。而在这当中,气功科学起著很关键的作用。研究人体科学,几个方面要互相配合,而核心思想是人体巨系统和意识的反馈作用。

今后可以做的工作是非常广的,所以我们人体科学学会是大有前途的。这样搞下去,我认为那一定会导致一场新的科学革命,这场新的科学革命必然会引起一场可以改变世界的技术革命。

钱学森教授关于人体科学的发言、论文、专著等非常宏富,洋洋数百万言。限于篇幅,此处无法具引。钱老关于人体科学的论述,主要可以概括为“四论”,即:

1.唯象论:钱老提出对气功、人体科学,先要研究现象。唯象,不急于知其所以然,先收集种种现象,积累经验,到达一定数量后,即会有一个量变到质变的飞跃。

2.高峰论:钱老认为人体科学是科学中的珠穆朗玛峰。

3.科学革命论:钱老认为,人体科学的研究突破,会引发一场科学的革命。其价值将会超过相对论、量子力学。早在1982年10月,钱学森在中国人体科学研究会(暨)第三次全体委员扩大会议上的讲话中指出:“对人体特异功能的研究,可能导致一场21世纪的新科学革命,也许是比20世纪的量子力学,相对论更大的科学革命。”

“人体科学是高技术,是高技术里的高技术,是高技术的平方”。(《论人体科学》,钱学森 等著,人民军医出版社,1988年12月第1版,118页)

“将来的技术革命来源于科学革命,而科学革命将来自系统科学、思维科学和人体科学。意义是重大而深远的。”(《人体科学与现代科技发展纵横观》,钱学森 著,人民出版社,1996年9月第1版,153页)

4.新文艺复兴论:钱学森在人体科学学会成立大会上发言:“要是这样做下去,等于第二次文艺复兴。第一次文艺复兴是在15世纪的下半叶,1450年以后,到现在已有500年了,它那一套已经不行了,应该再来一套新的,就是第二次文艺复兴。”(《论人体科学与现代科技》,钱学森 著,上海交通大学出版社,1998年12月第1版,619页)

“第一次文艺复兴打破了中古时代的愚昧,开辟了近代科学发展的道路。我刚才说这些,无非是说还有许多东西在束缚着人们的头脑。那些受束缚的人,就显得很愚昧。我们就是要打破这个,使我们认识客观世界和改造客观世界来一次更大的总的飞跃,这难道不是第二次文艺复兴吗?”(《创建人体科学》,钱学森 等著,四川教育出版社,1989年5月第1版,278页)

“总之,我们所从事的这项工作是有远大前途的,我要说这是要震撼历史的。但我们干这件事会遇到各种各样的困难。从历史上看,那些为第一次文艺复兴作出贡献的伟大人物,杀头的有,让火烧死的也有。因为你要革命,你要改变世界的面貌,那么旧的东西就会接受不了,就会给你制造各式各样的困难,甚至于把你消灭掉。历史是这样的,也不用奇怪。新与旧的矛盾就是如此。所以,我们干的这件事情,遇到的困难,那是小意思。没啥!你们还很幸运呢,我们现在是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我们不过是碰到一点点困难么,何况还有领导支持这项工作。所以,我们不要怕困难。我觉得看准了这个目标——第二次文艺复兴。”(《创建人体科学》,钱学森 等著,四川教育出版社,1989年5月第1版,279-280页)

“我想,我们也是这样,我们干的这些事情一定会招来一个第二次文艺复兴,是人类历史的再一次飞跃。”(《创建人体科学》,钱学森 等著,四川教育出版社,1989年5月第1版,280页)

人体科学会引发更深刻的思想、文化的变革,对东方传统文化的全新认识。文艺复新是近代欧洲科学、艺术、人文思想的发端,是以欧洲人对古希腊文明的重新发现为基础而引起的人类文化史上的伟大变革。钱老的认识中包含着由人体科学的发展而重新认识中华古老文化的内涵,并由此引发中国乃至世界的文化、艺术、哲学、科学的变革。这一观点非常深刻。我们事实上也看到由于气功、特异功能的热潮和研究,使人们重新认识中国传统文化,拉开了近三四十年来的“周易热”“禅学热”“道学热”“藏密热”“瑜伽热”等思潮的序幕,从而开启了“国学复兴”的大门,使人们重新认识以儒佛道为代表的中华传统文化。钱老关于“新文艺复兴论”,现在学术界更多地使用“新轴心时代”或“第二轴心时代”这一概念。第二轴心时代则是相对于发生于以公元前五世纪为核心,上溯至公元前八世纪,下沿至公元前二世纪的全球范围内的文明大爆发的第一轴心时代而言的。